学校首页 | 本站首页 | 机构设置 | 法规制度 | 校务公开 | 招生监察 | 工作动态 | 警钟长鸣 | 学习园地 | 廉政文化 | 公仆风采 | 文件下载 
 
当前位置: 本站首页>>公仆风采>>正文
 
永远的“第一书记”
2015-05-06 00:00  

——追记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沈浩

19781124,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小岗村,因为按在“大包干”契约上的18颗红手印,一夜间成为中国农村改革的原点。

2009116,这个被称为“中国改革第一村”的小村庄,因为一个人的猝然离世,再度成为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。

沈浩,一个从繁华都市选派到偏僻农村的基层干部,用45年的短暂生命书写了一个普通“村官”的大写人生。

扑下身子 一心为民

20042月被选派到小岗村开始,沈浩的心里就时刻装着那里的家家户户。谁家的房子该修了,谁家的老人生病了,哪个五保户家过节没钱了……在小岗人眼里,沈浩就是“咱小岗人”。

沈浩从小生长于农村,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。他把对农民的感情全部倾注在小岗人身上,把关心村里老人看成是为父尽孝。

“大包干”带头人关廷珠的遗孀、86岁的邱世兰老人说:“我这拐棍是沈浩到外地开会给我带回来的。那次他碰到我发现原来那根要断了,怕我摔着了,就说这拐棍不能用了,哪天我给您老人家买根新的。我还以为他是随便一说呢!”

得知沈浩突然去世,急得老人用手中的拐杖把地捣得咚咚响,“沈浩真是好人啊!要是能用我的命把这好孩子换回来就好了!”

小岗村石马片特困户殷广勇,妻子常年卧病在床,带着一个4岁、一个7岁的孩子,自己是又当爹又当妈,家里除了一条长凳子,就再也没有像样的家具了。

2008年春,石马村并入小岗,沈浩进村调研时了解到殷广勇家异常困难,当时就从自己腰包里掏出200块钱给了殷广勇。后来沈浩又多次到他家里看望他,每次都不空手,不是带水果,就是捎点心。他家的危房也已被列入了《小岗新农村建设规划》拆迁安置计划之中,沈浩还把殷广勇的低保标准提到最高档,全家一年有2400元的固定收入。

六年时间里,沈浩和村民们“摸爬滚打”在一起,和他们一口锅里吃饭、一个杯子喝水、一个床上睡觉,他把自己真正融入了小岗这片土地,融入了每一个父老乡亲的心里。

扎实苦干 开拓进取

2001年开始,安徽省委先后从省、市、县三级机关单位,分三批选派12000名优秀年轻党员干部到村担任党组织第一书记,每批任职三年。而沈浩,是他们中唯一连干两任的人。

六年,在一个人生命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时光,而沈浩却用这短暂的人生诠释了一名共产党员的信念、理想和追求。

刚一进村,沈浩就用30多个日日夜夜,起早贪黑将全村100多户走访了两遍。最终,他把小岗村的发展路径归纳为“调整产业结构、发展现代农业,加快设施建设、发展旅游业,跳出小岗求发展、着力办好工业园”。

六年时间里,为加快基础设施建设,他带领乡亲修路打井、推塘筑坝;为提高村民生活水平,他带领百姓盖居民小区、建敬老院、成立幼儿园、修文化广场;为转变“小富即安,不富也安”的思想观念,他带领党员干部、群众代表和“大包干”带头人到大寨、南街、华西等名村考察学习;为发展特色农业,他带领村民扩大优质葡萄种植面积、搭建179个双孢菇培植大棚;为发展旅游业,他带领村干部兴建大包干纪念馆、办农家乐,打造国家4A级旅游景区;为办好工业园,他说服群众搞土地流转,四处招商引资、引进工业企业。

他将刚刚来时全村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、低于全县平均水平、村集体欠债3万元、人心涣散的村,转变成人均纯收入6600元、村容村貌发生巨大变化的新村,改变了小岗“一夜越过温饱线,二十年跨不过富裕坎”的状况。

“这个省里来的年轻人真不简单,真是来为咱大伙儿干实事的,我们信得过他!”一个最初被认为是来“镀金”的选派干部,用自己的扎实苦干赢得了村民的信任。

1978年冬,小岗村18位农民,冒着“坐牢杀头”的危险,悄悄在私下签订的“包产到户”生死“契约”上,按下鲜红的手印。由此,拉开了中国农村改革的序幕。28年后的2006年底,和31年后的20099月,这一幕又两次在小岗村上演。小岗人第一次按手印,是为了吃饱饭而“要地”;这两次按手印,是为了致富而“留人”。

“群众的认可,是对你最大的褒奖!”2008930,到小岗考察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,在得知沈浩是在圆满完成三年选派工作后,由村民自发按手印留下来连任的村书记时,握着沈浩的手郑重地说。

在沈浩事迹的感召下,近期,安徽省有六名干部主动要求到农村基层工作,其中有三人要求到小岗村接沈浩的班。

很多村民都说,把他放在人堆儿里,根本看不出他是城里来的干部。

他的床下放着一双沾满泥的黑色棉布鞋,是他从农贸市场花5块钱买来的,椅背上搭着一件藏蓝色的旧棉袄,是他去北京出差花100元钱在地摊上买的。村里其他干部看不下去,劝他:“你这哪像一个县处级干部穿的?”黑黑瘦瘦的沈浩却咧嘴笑着说:“我不能穿太好了,那样会和群众有距离。再说,这样干活方便。”

把真心捧给群众的沈浩,也赢得了百姓的爱戴。2007年,沈浩在工作笔记中记录了一顿难忘的年饭:“今年大年三十早上,我本想赶紧回家和家人团圆,可一开门,80多岁的邱世兰大娘堵在了门前。老太太拉着我的手,非要让我到她家吃年饭。她说,这二十年,我可是第一次请村干部吃饭,不吃就是瞧不起我!我不能辜负老人家的心意,和她一起吃了年饭,直到晚上9点多才赶回合肥。群众对我的情义是金钱买不来的,为了小岗倾注心血,我值!”

“抛妻弃女” 满怀歉疚

“三载又三年/妻子儿女难团圆/何曾有怨言/无数风雨雪夜/九旬老母挂牵/民事大于天/斩不断的情丝万千……”这是一位读者含泪为沈浩写下的诗篇。

和沈浩共事五年的小岗村党支部副书记张秀华说,沈浩心中的压力不仅来自于农村工作错综复杂的局面,也来自于对小家庭的牵挂。由于工作繁忙不能顾家,他对母亲、对妻子和女儿都有深深的愧疚。

沈浩是个出了名的孝子。1996年以来,老母亲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。到小岗任职不久,他只好把母亲送回萧县老家,托付给哥哥照料。母亲临上车时,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“老娘,儿子听从组织安排,到凤阳小岗工作了,一时不能回来好好照顾您,请您到我哥那过一段时间,等我任职期满再去接您。”说完,给母亲磕了个响头。抬起头时,沈浩已满脸泪水。

因为沈浩长期顾不到家,在银行工作的妻子王晓勤又忙不过来,夫妻俩只好把女儿沈王一送回老家萧县读书。为了弥补对女儿的亏欠,四十多岁的沈浩在草地上为女儿翻跟头。

在女儿的记忆里,沈浩最爱带她去的地方是新华书店,到小岗后唯一带她玩的地方是淮海战役纪念馆。懂事的沈王一哭着说:“爸爸很爱我,他只是不善于表达。”

六年来,沈浩在家的时间不超过一百天。每逢大年三十,他都先陪五保户、孤寡老人过年,然后再赶回合肥或萧县和家人团聚。六年里,除了给母亲的赡养费和零花钱,沈浩没有给家里“交”过一分钱,却为小岗村垫付了二十多万元的差旅费,至今尚未报销。就连家里的桑塔纳也被他开到小岗当了三年的公车。

“沈浩是把小岗当成他真正的家了。”妻子王晓勤告诉记者,“对我来说,纪念沈浩的最好方式,就是把女儿培养成才。”

沈浩走了,来不及和情同手足的战友兄弟、朝夕相处的父老乡亲道别,来不及和年迈的老母、深爱的妻子、尚未成年的女儿相见。

117,在沈浩去世的第二天,小岗人第四次按下红手印。这一次是为了把他们的好书记永远留在小岗。由于时间仓促,只有76户村民按了手印,而在心里按下手印的又何止这76户?

苍松翠柏环抱间,庄重肃穆的黑色大理石上镌刻着沈浩最后的头衔——“小岗村党委第一书记 村民委员会主任”,墓石上刻着鲜红的中国共产党党徽。这是人民送给他的最高荣誉,它刻在沈浩的墓碑上,也烙在小岗人的心里。


关闭窗口
专题报道 | 图片新闻 | 网站地图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

版权所有:中共山西农业大学纪检委     地址:中共山西农业大学纪检委  
电话:0354-6288213    邮编:030801   邮箱:sxaujjw@126.com